民彩网

羅馬的房子在線觀看

雁行布陳眾未曉,虎穴得子人皆驚。 所幸楊澤也不是一個太糾結享受的人,現在他的生活也過得去,吃飽喝足,倒也滋潤,只要能夠讓他好好地活下去就滿足了。   偏偏在這個世界,危機太多,想要混吃等死太難了。   一個月前他剛剛到這里的時候,突然就被一個刺客襲擊,若不是老謝及時趕到,差點他就要完蛋了。   也是因此激發出了他心中的狠厲,必須要努力修煉了,天賦都已經那么一般了,再不努力修煉,哪天突然死了都不知道。   抬頭看著即將消失的夕陽,楊澤從蒲團中站了起來,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屋子,點起了一盞燭火。   火光照亮了房間,楊澤的手上多出了一本小冊子,上面寫著三個字,海心訣。   這海心訣可不是一般的東西,這是一門內功心法,也是他們楊家僅有的一門內功心法。   當世武道興盛,也因此衍生出了眾多的武學功法,只有修煉了武學功法,才可以成為一名武者。   而武學功法中分為功法和武學,功法就是內功心法,只有修煉內功心法才可以提升境界,而武學就是招式手段,對敵之技。   武學功法都是極為珍貴的,他們楊家在這漁陽城中已經算是排的上號的家族了,功法也僅僅只有一本海心訣而已,而海心訣在所有的功法中,也只是很普通的那種而已。   但就是這一本海心訣奠定了楊家的地位,在這漁陽城中,還有很多勢力,他們根本就連功法都接觸不到。   楊家中對于功法的把控是極為嚴格的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觸到海心訣的,也就他們這幾個公子爺才可以什么都不做才能夠無償得到海心訣。   不過他手上的海心訣也不是完整的,只有前三層罷了,只有等到他的功力境界提升上去了,才可以得到更高層次的功法。   海心訣共有六層,但是他們楊家掌握的只有五層,第六層,據說楊家的先祖就沒有得到過。   而就算是五層的海心訣,現在整個楊家中,也只有他父親修煉到了,其余人修煉到最高境界的,也不過才到第四層。 至于他為什么會知道這些東西,是因為他穿越到這里后黑石往他腦海中灌輸了一段記憶下去。   但是記憶歸記憶,這東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厲害,還有待鑒定。   不過楊澤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是,這東西是真的有用處的,起碼讓自己的修煉上快了不少了。   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,觸摸到了一塊旮沓,一塊黑色的石頭被他取了出來,落在了他的掌心中,這便是黑石。   看起來和路邊的普通石頭別無兩樣,但是楊澤知道就是這塊石頭在他走出小區的時候砸中了他,將他帶來了這個世界。   之后也是這塊石頭成了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唯一依仗,可謂是造化弄人,不過也正說明了這塊石頭,絕對是一個有大來歷的寶貝。   正在此時,他的房門突然被敲響了。   “二少爺,該吃東西了。”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。   聽見了這個聲音,楊澤的眉頭微皺,但轉瞬就恢復了正常。   楊澤翻手間將黑色石頭收了起來,轉身站了起來。   “老謝,把飯菜端進來吧。”   話音剛落,房門就開起來了。 “海心訣第一層的運轉路線!”楊澤默默想道。   這灰色身影就是黑石為他打造出來最好的一個師傅,因為這個灰色身影會將他修煉的功法復刻出來,而楊澤,就可以照著灰色身影復刻出來的功法去修煉。   不過究竟是不是完美復刻出來楊澤不知道,但他看到了這灰色身影修煉的海心訣,的確是比小冊子上的更加完美。   但是具體的,他還是要找個機會去試探一下他父親,才好驗證。   在楊澤的目光中,灰色身影很快就將海心訣第一層完全運轉一遍了,但沒有停下,而是重新運轉起了第一層。   對于這個情況,楊澤也搞不明白,或許是因為他的海心訣只練成了第一層,所以灰色身影現在也只能夠復刻第一層。   而楊澤也在這個時候盤膝坐了下來,跟著灰色身影展現出來的修煉路徑,一起修煉了起來。   以前的楊澤修煉海心訣上留下了不少漏洞,都被楊澤這段時間利用黑石給扭轉過來了,還因此快沖破到第二層了。   如今的楊澤海心訣運轉起來,身上表皮的毛孔在這個時候快速閉合關閉,如此反復不停。   楊澤展現出來的海心訣運轉速度,比起灰色身影,也不逞多讓。   很快海心訣的第一次也被楊澤運轉一遍了,但是他也沒有停下,而是跟著灰色身影瘋狂修煉了下去。   此次進入黑石他早就做好了打算,必須要沖破到引氣境再停下。   不知道運轉了多少遍,楊澤的體內那短暫凝聚出來的一縷真氣,這個時候在體內快速游走,刺激著楊澤的毛孔張開。 點擊查看羅馬的房子在線觀看

楊澤入老僧入定一般,只顧著修煉,終于在某一個時刻,那一縷真氣定格在了他的體內。   也就在此時,他對面的灰色身影體內那條細長光線換了個路徑游走了一遍。   一遍之后,灰色身影身上一道白光飛出,沖入了楊澤的體內,楊澤的身體一震,身上的氣勢一漲,他突破了!   與此同時楊澤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行行文字,那正是海心訣第二層的修煉方法,可比起小冊子中記載的,卻是詳細了許多。   還來不及高興,楊澤剛一睜開雙眼,他的意識模糊,眼前天旋地轉,空間在他眼前消失不見。   別院中的楊澤猛然睜開雙眼,身上的氣勢跟著一漲,體內多出了一縷真氣。   “成功了,我成功了!”突破后的楊澤激動的臉都紅了。   黑石果然能夠反哺自身,在神秘空間中修煉不僅事半功倍,同時那灰色身影更是用黑石的力量幫助自己成功突破,讓他明白了什么叫做外掛的感覺。   “絕對不能夠透露出去,這東西,就是我最大的秘密!”   楊澤心中想到,他把黑石收了起來,他所修煉的完美版海心訣也不能夠傳出去,否則的話他將大禍臨頭!   緩過心情的楊澤看著那些已經涼的了飯菜抓起來就是狂吃,修煉是很消耗體力的,必須要盡快補充上才行,就連那調制的人參,也被他很干脆吃了下去。   才吃飽,楊澤胸口的黑色忽然一熱,接著楊澤就感覺到體內的東西有一部分被快速消化掉了。   而在此時一股熱流自他腹中憑空出現,擴散至四肢百骸,滋養著他的身體。   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升起,楊澤只覺得自己渾身都舒服了許多,就連境界都鞏固了不少,剛剛突破的那種虛浮感和過度修煉的疲憊感,也是消失了大半。   有外掛的感覺真好,給我時間,楊家將再也沒有人可以威脅到我,到了那時,或許我就可以在漁陽城中闖出一份屬于我自己的基業了。   這個時代并不太平,只有自己強大才是真的強大,若是可以,楊澤絕不想讓自己的命運落在其他人的手里!   但很顯然自己現在考慮這些還太遙遠了,他去梳洗了一番,就躺下去睡覺了。 ……   第二天一早,楊澤才剛剛起床的時候,他的房門就被打開了來,一個粗眉國字臉的黑衣中年男子就已走了進來。   一見到這個人,楊澤的內心震了一下,此人就是他的父親,楊家家主楊元震!   也是楊家的第一高手,整個楊家的基業,可以說差不多都是此人打下來的。   楊元震的出現很突兀,楊澤先前一點都沒有感覺到,兩人的實力差距,還是太大了,楊澤的心中很是不明白,為何父親現在會過來。   “看來老謝倒是沒有說謊,你最近的確比以前勤勞多了,以前的你可不會這么早就起來,坐下來吧,為父今天過來,是有事情要跟你說的。”   說話間,楊澤已經是跟著楊元震一起坐了下來。   “面色紅潤,氣息沉穩,看來這段時間練功有成效了,來,平日里練功有沒有什么不懂的地方,盡管提出來,為父今天好好幫你解答一下。” 而他這一問出來,楊元震的臉色就變得嚴肅起來了,正色說出了一番話來,卻是讓楊澤的臉色大變。   “是這樣的,家族最近在北城有處產業閑置著,我想讓你去打理一下,至于待遇,絕對不會虧待你,會按照最高的待遇給你的。   而且你去打理這處產業,我會盡量將大頭的抽成留給你,除此之外,也會派八個引氣境的好手給你打下手。   對了,老謝你也可以帶過去,老謝的身手在家族中也是名列前茅的,有他在,你的生命安全就有了保障。   這樣的話,數年的時間下來,你也絕對會積累出不少的財產,足夠你過完這一生了。”   “為什么?父親這是為什么?”楊澤的語氣滿是不解,他是真的不知道為什么會是這樣,一點商量的余地都不給他,完全就是指派一樣。   楊元震來這里,完全就是來宣布的,不給他任何機會。   這是要趕他離開楊家了,按照楊元震的意思是要他去打理幾年那處產業,然后再將他移走,再回來這里,估計是難了。   就算是老謝提前透露過一點風聲,他也沒有想到會到這么嚴重的地步。   楊元震的面色有些復雜,想了一下,隨即才開口。   “本來不想跟你說的,但是這件事情你早晚會知道,再加上你都開口問了,那我就告訴你吧。   半年后,舞陽武院將要到漁陽城招收弟子,我們楊家正好有一個名額,可以參加考核,我決定到時候就在你們兄弟三人中選出一人,去參加這場考核,若有人能夠通過考核,從此就將成為舞陽武院的弟子!” 匆匆草草難留戀、還歸去、又無聊。 一起來看羅馬的房子在線觀看

 想到了這里,楊澤立馬就意識到了父親口中所說的這個名額,是有多么珍貴了,勢必會引起一場激烈的爭奪。   而他們楊家的這個考核名額,一樣是會引起一場激烈的爭奪,畢竟要是能夠進入武院,那人生軌跡都在會發生變化。  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,這個名額,要在他們兄弟三人中選出一人,而看他父親現在的意思,這個名額要給誰,已經有結果了!   “這個消息,可是為父花了不少的代價這才知道的,至于這個名額,對我們楊家來說更是重要!   整個漁陽城中,能夠有考核名額的家族可不多,這次我們楊家,一定要借助這個名額,將子弟送入舞陽武院!”   楊元震的聲音中滿是堅定,身為楊家的掌舵人,家族里面若是能夠出一個武院弟子,對楊家的臂助會有多大,他非常清楚。   看著臉色漸漸恢復成平靜模樣的楊澤,楊元震知道楊澤已經懂了,話挑明來說也好,這件事根本就藏不住多久,與其到時候惹出事端來,倒不如現在就解決掉。   “你大哥要是離開之后,我這脈中,就屬你最優秀了,而有你在,不利于你三弟的發展,所以你早點出去鍛煉,未來我會盡量給你安排好一條路的,若是你能夠將產業打理好的話,幫你在官府中謀一個職位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 楊元震說的很輕松,他知道楊澤的內心或許會很憤怒,但他也沒有辦法管那么多了。   “父親,三弟才十歲,你就已經替他安排好這一切了嗎。”   楊澤的聲音很是平靜,他想起了自己的三弟楊山,他跟楊海是一母同胞生的,而他們的母親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。   楊山是楊元震續弦之后生的,楊元震現在很是疼愛自己的夫人,對于這個小兒子,自然也是愛屋及烏。   楊海若是真的能夠進入武院,那么未來不可能執掌楊家,而家主這個位置,楊元震選擇給了楊山,他楊澤,則是要徹底離開楊家,這就是楊元震安排好的一切。   “澤兒,你二娘的娘家在城中也是有不少產業的,只有你三弟執掌家族,才能讓家族發展的更好,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。”   “那武院名額呢,我就一點希望都沒有嗎?”   “你大哥的資質比你要好出許多,我們只有一個參加考核的名額,必須要派出最有希望的人才行。”   “要是我能打敗大哥呢?” 有外掛在身,他若是能夠進入武院,有極大的可能能夠成為一方強者的,他不想輕易放棄這個機會,到了這個世界,有機會擺在自己面前,那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的。   憑借黑石,三個月后打敗楊海,不是做不到的事情,若是那時候他贏了,楊元震改變主意,可以去參加考核的人,那就是他了。   即便最后還是不行,他得到了黑虎刀法,再加上海心訣,在漁陽城中拼出屬于自己的基業的可能性,也會增大幾分。   大早上出了這個事情,楊澤也沒了心情再靜心修煉,而是到了院子里打起了拳。   隨著他的功力長進,一拳打出,空氣抽了一下,拳風呼出,頗有聲勢。   沒有停止,楊澤一拳拳接著打了出去,他所打的也不是高深的拳法,而是他小時候練習的最基礎的拳法,現在被他耍來,倒也有幾分樣子。   一直等到了太陽落下去后院子里的聲音才停了下來,渾身是汗的楊澤才肯進屋修行。 風回面市連天合,凍壓花枝著水低。 羅馬的房子在線觀看 主人一朝病,爭向屋檐窺。

發布于 2024-05-31 23:04:05
收藏 257
分享 149
評論 457
點贊 555
目錄

    0 條評論

    本站已關閉游客評論,請登錄或者注冊后再評論吧~
    彩人间(浙江)集团有限公司 快彩网(北京)集团有限公司 万家彩票(上海)集团有限公司 彩乐园-通用app下载 大发11选5-手机版 购彩助手-官网 1分6合-专业购彩